2016/3/3 16:40:19 2016智慧校园中的教学变革:从翻转课堂到智慧课堂

智慧课堂是以崭新的智慧教育理念为指导,积极借鉴翻转课堂应用实践的成功经验,对翻转课堂进行重塑和升级,为当前阶段技术支持下的智慧教育提供典型范例。

1.突破视频微课的“效果天花板 ”走向智慧课堂

翻转课堂最主要的学习资源是视频微课。

它凭借容量小、时间短、自足性、易传播、一课多用、符合网络时代学习者注意力模式等优势,迅速渗透于微课程、MOOCs等技术变革中。然而,视频微课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的作用。按照著名的学习金字塔原理,自顶向下,学习内容平均留存率逐渐增高,“教授给他人”层可高达 90% 。而视频微课只能到达第三层,如果仅看微视频,两周最多只能记住 20% ,此现象叫作视频微课的“效果天花板”现象。智慧教育旨在培养智慧型人才,对视频微课的要求必然会更高,因此,需要突破“效果天花板”现象,才可走入智慧课堂,达到智慧课堂对学习资源的要求。


视频微信效果天花板

突破效果天花板一: 提升学习资源质量

设计视频微课时,可采用“普适设计”+“‘心动’设计”的策略以进一步提升学习资源的质量,即在普适设计( 具有“小粒度、富媒体”“自足性、不粘连”“多元化、预植入”等特征) 的基础上,进行“心动”设计。“心动”设计旨在让学习者怦然心动,对学习内容产生浓厚的情趣。富有“心动”设计的视频微课,可促使学习者产生“行动”的欲望,从而保证翻转课堂乃至智慧课堂中,基础知识与核心技能传授的有效完成。视频微课的“心动”设计,可从“问题化 + 故事化”“结构化 + 可视化”“科学性 + 趣味性”等方面入手。

突破效果天花板二: 制作互动数字课本

在提升学习资源质量的基础上,还可通过制作互动数字课本突破效果天花板。孔子云: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可见“学”与“习”是两类不同的活动,前者主要接收知识信息,后者关乎知识转化与应用实践。由此可知,学习的基本活动是“学”与“习”,而传统的纸媒“教材”是为教设计的,不能直接支持学与习。

因此,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不仅要有“学材”,也要有“习材”。前者内容为主,学具为辅; 后者工具为主,内容为辅。也就是说,这里的互动数字课本就是一种“学材 + 习材”的重要代表,而不是传统教材的电子版。互动数字课本

③具有富媒体性、交互性、关联性和开放性,不仅能为学习者提供试听刺激,而且注重发展他们的动手动脑能力,为他们的提供大量的交互活动。此外,互动数字课本也会按照教学目标,将相关内容( 包括拓展内容,体现开放性) 、活动与知识结构重构,为学习者提供结构良好的模块化学习服务。

2. 突破翻转课堂的“效果天花板 ”走向智慧课堂

突破认知天花板之一: 优化教法生态

大多数翻转课堂目前只是在知识授导型教学方面找了个切入点,本质上依然属于“灌输式”教法,只是将灌输阶段前置到了课前,避免了“满堂灌。

突破认知天花板二: 循证评估,精准教学

具体策略为:以电子学档为评估依据,结合结构化、指标化的评价量规( 如针对问题化学习—过程性评价的量规) 加强过程性评估,同时注重以学生自评与互评为主的体性评估,并对学习过程中产生的大数据进行数据挖掘与学习分析,以科学、准确地评估学生的现有水平,进而定向干预,提供针对每位同学具体问题的精准教学。

例如,可汗学院试用大数据分析为学习者提供符合自己认知水平的学习视频,提高学习者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效果。上海普陀区的视频微课云平台也利用预学习数据支持精准教学决策。学习者完成学习后,还可以获得具体的学习反馈、推荐的后续内容以及相应的练习题目。

突破认知天花板三: 开展创造驱动学习

突破认知天花板四: 创建智慧学习生态

在翻转课堂中,学习者可根据自己的认知水平,在课前重复观看视频微课,在课内与其他学习者、教师研讨,解答复杂的问题、难题,体现班级差异化教的思想。然而,这种教学方法对于培养智慧型人才远远不够。

智慧学习生态框架以教学组织结构为主线把学习方式分成四层( 全方位) : 班级差异化教学、小组合作研创型学习、个人自主适应性学习、群体互动生成性学习。班级差异化教学主要让学习者掌握基础知识与核心技能; 小组合作研创型学习主要是培养学习者综合应用能力; 在个人自主适应性学习中,学习者可以根据个人偏好与发展需要,自主选择学习资源; 群体互动生成性学习指在网络上通过互动、广泛联通生成学习、实现知识在网络个体与连接网络间的循环发展( 集体智慧) 。

突破认知天花板五: 教师任务由教学转向教习

由前述可知,学习的本质是“学”与“习”。从教师的角度看即“教”与“习”。因此,在翻转课堂中,教师的任务应从“教学”转变为“教习”。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内容被做成数字化资源,包括视频微课后,教师必然要从讲师变成教练( 或“教习”) 。


 
QQ在线咨询
销售热线
0371-53302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