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 15:49:36 利用系统思维辩证分析数字化校园建设中盲点误区

系统思维 (Systematic Thinking) 就是把认识对象作为系统,从系统和要素、要素和要素、系统和环境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中综合地考察认识对象的一种思维方法。 系统思维被称为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系统思维是一种对复杂的情况和问题获得系统见解的思考技术。邱昭良认为:“系统思维就是从整体上对影响系统行为的各种力量与相互关系进行思考,以培养人们对复杂性、相互依存关系、变化及影响力的理解与决策能力”。

系统思维是处理复杂性问题的一种重要工具与方法,它集成了东方古老的哲学智慧,又是由现代系统动力学所生成的创新思维工具。 东方的思维方式强调整体性思维、辩证思维等,系统思维是古老智慧的集中体现。 系统思维强调用全局、动态的观点分析事物,透过事物的构成要素及相互关系看本质。

    数字校园建设中系统思维的缺失主要表现:

对数字校园建设进行系统思考,有利于看清楚数字校园背后的结构及构成要素之间的关系,有利于剖析清楚制约数字校园建设与发展中的复杂因素。 尤其是数字校园的规划与设计属于复杂的高难度决策,极其需要运用系统思维。 在数字校园建设实践中,往往缺乏运用系统思维,不能很好地处理数字校园建设中的各种问题。 数字校园建设中系统思维的缺失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 )数字校园内涵理解的因人而异

不同工作背景、学科背景的人对数字校园内涵的理解因人而异,存在很大差异,有时会片面地理解数字校园。 不同的专家学者从不同的侧面给出了数字校园的定义,强调了数字校园某些方面的特点。 在调研中,我们也发现中小学教师、教育管理人员、高校教师、教育信息化专家等不同工作背景和学科背景的人对数字校园内涵的理解有很大区别。存在很大区别的原因, 主要是由于不同人的知识结构存在很大差异,对数字校园认识的深度不同,此外还与大部分人重点关注了数字校园的局部特征, 难以从整体的角度认识数字校园有较大关系。于是有了这样一个经典比喻“认识教育信息化(数字校园)像盲人摸象,摸到大象耳朵的人说像蒲扇,摸到大象躯干的人说像一面墙,摸到大象腿的人说像柱子”。 只有把大象全摸一遍, 从整体上认识大象, 才能认识大象的本质。 数字校园是一个复杂的新生事物,在认识数字校园时,往往会陷入“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境地。 随着对数字校园认识的深入,人们会逐渐对数字校园达成一个基本的共识。

(二 )数字校园的功能结构偏离核心业务

教育是一种服务, 学生和教师是享受这种服务的主体,学校的一切活动都应该围绕学生的成长与发展、促进教师提高教学质量这一核心。 数字校园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与学校教育相互优化,共同促进提高教育质量与教育水平。 中小学数字校园的核心业务是促进学生的学习,为学生的未来发展奠定知识与能力基础。 高校数字校园的核心业务与中小学数字校园不同,它兼有培养创新型人才、创新知识、服务社会发展三方面的核心业务。现有的数字校园在功能结构方面主要有以下四类典型表现:

第一,数字校园建设中所采用的技术与使用的媒体很“ 眩 ”, 其在支持教与学 、 提升教育管理质量与水平等方面的功能较弱;

第二,数字校园对提高教育管理质量和水平的效果较为明显,对支持教与学方面的效果较不明显;

第三,数字校园的艺术性较强,能很好地体现学校的文化特色,但在支持教与学、提升管理质量和水平方面稍弱;

第四,数字校园建设对学与教的支持力度很大,真正体现了学生和教师的主体地位,能较好地提升教育管理质量与水平,很好地满足了学生 、教师 、教育管理者等用户的需求,建设中采用合适的技术、使用恰当的媒体,并能较好地适应数字校园未来发展的需求。

上述四类数字校园, 第四类数字校园是最佳数字校园,兼顾了数字校园的教育属性、艺术属性、文化属性和技术属性。 其它三类数字校园要么重点关注了数字校园的技术属性,要么重点关注了数字校园的艺术属性或文化属性。数字校园的功能结构与参与数字校园建设的主体有较大关系,不同背景的人主导数字校园建设,其功能结构存在差异。

此外还与学校类型、学校文化等因素有关系。 技术人员、管理人员、教师等不同群体主导数字校园,其功能结构存在差异。 技术人员主导的数字校园建设,经常比较注重新媒体与新技术在数字校园中的应用;管理人员主导的数字校园建设,经常比较注重数字校园对教育管理的支持功能;教研人员主导的数字校园建设,经常比较注重数字校园对学与教的支持。 此外,如果学校公开招标企业参与数字校园建设,如果企业参与建设人员对学校教育的业务流程不熟悉,而需求调研做得又不充分,也容易使数字校园偏离核心业务。 这主要是由于人们习惯从自身的角度思考问题,具有本位主义思想,容易将自己单方面的意愿放大并移植于数字校园建设之中,从而使数字校园更多具有了某一方面的属性。

(三 )数字校园规划与设计中的顾此失彼

数字校园的规划与设计在数字校园建设的整个过程中占有很重的份量,往往需要数字校园建设团队至少投入三分之一的时间和精力。 由于系统思维的缺失,在制定数字校园发展规划与建设实施方案时容易出现顾此失彼的现象,未能从整体上对数字校园建设进行把握。

在分析 2009 年9 月北京市 38 所中小学数字校园建设方案和 2009 年 11 月北京市 13 所市属高校(8 所普通本科高校、5 所高职院校)数字校园示范校建设申请书时,发现主要存在以下典型问题:(1)数字校园的发展目标不明确,未能与学校的办学目标、学校特色,以及与学生、教师和教育管理者的需求紧密结合。 只关注数字校园的当前发展,未考虑数字校园的长期可持续发展。 仅从本校的角度考虑数字校园建设,未考虑国家有关数字校园建设和教育未来发展的政策导向,也未考虑如何充分利用社会资源。 (2)对学校教育信息化发展的现状与存在的问题分析不透彻, 未能准确调研出学生、教师、教育管理者和社会公众等数字校园的实际需求,以致于数字校园重点建设内容定位不准确。 (3)数字校园建设的应用系统,要么大而全,模仿其它学校的应用系统的建设方式,要么直接采用公司开发设计的应用系统,未结合学校的实际情况做本地化处理。 (4)信息化领导力薄弱,建设队伍组建不合理,未能充分调动各个部门的人员积极参与数字校园建设。 (5)建设经费分配不合理,存在硬件和软件经费投入较多,资源建设经费投入较少,有的甚至没有考虑运营维护费用。 (6)绝大部分学校的数字校园建设方案未考虑建立激励机制,没有相应的激励措施,很难推动数字校园的实际应用;(7)数字校园建设方案整体上存在以下三种倾向:第一,强调技术与媒体在数字校园建设中的应用, 对应用系统、资源建设关注较少。 例如,有的中小学提出建设云服务平台,有的高校提出建设万兆校园网;第二,强调数字校园辅助教育管理的功能,对数字校园支持教与学的功能关注较少。 例如,有的学校提出建立信息化的学校管理平台 ———“管理驾驶舱”,以实现数据支持的学校决策与系统分析;第三,强调数字校园对学与教的支持,兼顾利用数字校园提高教育管理质量和水平,同时注重在数字校园建设中使用合适的媒体与技术。 如果能够运用系统思维,整体上考虑数字校园的规划与设计,则能设计出更适合学校实际情况的数字校园建设方案。

(四 )对数字校园认识的简单化

数字校园是一个复杂的事物,需要用系统思维分析数字校园的本质。 人们在认识数字校园时,容易复杂问题简单化,只看其表面现象,未能洞悉其本质,进而探析现象背后的驱动因素。 在分析数字校园建设中的问题时,容易简单化归一,过分强调某种因素的作用; 在处理数字校园建设中的问题时,容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试图用某种方法解决数字校园发展中遇到的复杂问题。 简单化处理数字校园建设中遇到的复杂问题,很难得到较好的预期效果。

此外,还有人期望数字校园建设能够一劳永逸,认为建好基础设施、各种应用系统和数字化资源,就只等数字校园发展功能和效益了。 数字校园建设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进行持续性建设。 网络通讯技术、数据存储技术、信息检索技术等不断发展,各种教学用媒体种类越来越多、功能越来越齐全,使教育信息的传播手段日益多样化、教育信息传播的效果逐步改善,这为数字校园的持续性发展提供了技术与媒体基础。 而且数字校园用户的需求成动态性变化,且不断膨胀。例如:不同年级、不同专业、不同年龄段的学生对数字校园功能的需求不同。 数字校园需要持续性建设,以不断满足数字校园用户的新需求。

三、系统思维在数字校园建设应用方面的深度分析

数字校园系统的输入输出

数字校园建设的过程, 可以被描述成各种特定输入,经过数字校园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协调与合作,转化成特定输出的一系列活动的组合,如图 2。 数字校园系统的输入,经过数字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协调与合作, 会产生系列输出。 数字校园系统的输入输出忽略了数字校园建设中的具体细节,便于识别数字校园建设过程中的主要过程和相互关系。 数字校园建设需要重点关注输入、过程和输出三部分内容。 数字校园的输入是数字校园建设的具体内容,数字校园的输出是数字校园功能效益的具体体现。 能否得到预期的功能效益,取决于数字校园系统的输入,以及数字校园内部诸要素的相互协调与合作的程度。

数字化校园输入输出图

数字校园系统的输入有:数字校园规划与设计 ;用户需求调研 ;用户需求的变更;软 硬 件基础设施建设 ;各种应用系统建设 ;数字化资源建设;信息化领导力建设、规章制度、激励措施建设;数字校园评估等。 数字校园的输出有:确定数字校园发展目标;完善数字校园建设内容;集成硬件环境;整合应用系统,建立系统门户;提供丰富的数字化资源;增强信息化领导力;规范建设行为,促进应用;改变用户数字化行为与习惯;有效支持教与学;提高教育管理质量与水平;促进知识创新,提高科研水平;提升学校内涵,丰富校园文化;提高学校社会服务能力;评估数字校园发展水平,诊断数字校园建设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给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导建议。 数字校园系统内部诸要素的相互协调与合作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可以看作是一个黑箱。 前端的一个输入项可以对应后端的一个输出项,也可以对应多个输出项。 例如:用户需求的变更,则会引起需要进一步修改数字校园建设方案,完善数字校园建设内容; 有效支持教与学不是某个输入项对应的输出结果,而是多个输入项协同作用的结果。

(三 )数字校园推进困难的多重原因

在数字校园建设实践中,很多学校反映数字校园建设推进相当困难。 数字校园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应用系统建设推进比较容易,但是在资源建设和深化应用方面推进很困难。 比较典型的表现是建设了很多应用系统和网络课程,但是应用系统的使用率相当低,网络课程的点击率很低,数字化教育资源的利用率很低。 目前数字校园中应用比较好的是教育管理类应用系统、后期服务类应用系统、安全监控类应用系统,学生成长类应用系统、教师专业发展类应用系统、科学研究类应用系统等涉及学与教的业务的应用系统应用效果多数不理想。

 数字校园推进困难的原因来自多方面,主要表现为建设和应用方面的推进困难,建设和应用方面的困难又分别来自若干的原因,数字校园推进困难的多重原因分析如图 3。

数字化校园实施困难原因

数字校园建设方面推进困难的主要原因有缺乏建设经费、信息化领导力薄弱、数字化规划与设计不合理等。 缺乏建设经费的主要原因有缺乏信息化建设专项经费,经费来源比较单一,硬件、软件、资源建设、人员培训等经费分配不合理。信息化领导力薄弱的主要原因有领导的统筹协调能力不强、对数字校园功能与作用认识不清、对数字校园建设的重视程度不够、信息化队伍薄弱等,其中信息化队伍薄弱的表现有信息化队伍组建不合理、专职人员数量太少、维护管理能力和研发能力较弱等。 数字校园规划与设计不合理的主要原因有用户需求定位不准确、数字校园发展目标不明确、重点建设内容偏离学校主流业务等。 用户需求定位不准确的原因有用户需求调研不充分、用户需求不断变更、未进行用户需求调研等。 数字校园发展目标不明确主要表现为未结合学校办学目标、未体现学校的办学特色等。

 数字校园应用方面推进困难的主要原因有应用系统不实用、数字化资源不符合用户需求、用户未养成数字化行为与习惯、缺乏激励措施等。 只有认识清楚数字校园推进困难的根本原因,才有利于有针对性地制定措施,促进数字校园的建设与应用。 应用系统不实用主要表现为增加了用户的负担、应用系统操作复杂、应用系统业务流程与实际业务流程不符等。 数字化教育资源不符合用户需求主要表现为数字化资源数量不足、数字化资源质量较差、数字化资源非用户所需等。 用户未养成数字化行为与习惯主要由于用户信息素养低、对新媒体与新技术的内心恐惧、缺乏应用培训等。 缺乏应用培训表现为应用培训效果不佳、 应用培训不具有针对性。缺乏激励措施主要是由于未意识到激励措施的作用、激励措施不起作用。 激励措施不起作用主要是由于激励措施执行不利或设置不合理。

 针对以上问题,我们在数字校园建设过程中一定要辩证分析问题,且不可搞“形式主义”和“大锅饭、一大二公”的体制。要结合学校实际情况,换位思考,从而避免在建设中遇到的负责问题,确保数字化校园建设顺利进行。


 
QQ在线咨询
销售热线
0371-53302651